跃空一-考后复健中

感谢你能点开
名字就是跃空一
叫一就好了
这里是个诈尸博主,即将成为帅气的高中生。
目前躺在凹凸坑底出不来
吃的超混邪没有雷
但瑞金是真爱
渴望唠嗑和一起开脑洞
思维有点三级跳
热爱自说自话
想成为能写出真正的好故事的人。
发小是@木反,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头像是水土老师画的
那是我最欧的一次

瑞金 码个脑洞 泡到爱豆不是梦

某个访谈类节目,瑞哥是嘉宾,童星成名的那种。

台下粉丝互动,挑了金宝上台。

“啊啊我是格瑞的脑残粉,格瑞的每部戏都看过,台词也都记得住!

现在的职业也是受格瑞影响,当年他演的侦探好厉害啊,结果现在并没有成为侦探,反而是被嫌弃的笨蛋警察了啊

并不是刑警啦,是交警,负责城市交通安全的帅气交警,能在侦探先生赶往现场时迅速开辟一条道路的交警!

为什么网上还会有我的照片啊等等那张把格瑞钥匙扣挂在胸前拉链上的真不是我!

……

其实我应该才是格瑞最早的粉丝吧,我和他还是单方面幼驯染呢,当年他家就在我家对面,小时候也有一起玩过的,不过他当了演员之后就很少能见到他了,再后来我们就搬家了。

……

台下的各位别说啦!你们的后援会会长都暴露了!”

金宝是个很帅的网红交警,有张带着格瑞挂件的照片在网上被疯传,还有人产了这对的粮。

也是格瑞的粉丝后援会某市分会长,日常吹瑞。

现在住的公寓对门大户型就是瑞哥家,但自己不知道,还奇怪“对面究竟有没有人住”

 

瑞哥其实在一次堵车的时候见过金宝,觉得对方努力维护秩序的样子又可爱有帅气,初始好感很高的,并觉得和自己某个傻兮兮的童年玩伴有相似之处(那次全副武装导致金宝没敢认那是格瑞,虽然怀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后来他们就在一起了呀


等中考完了或许会写的脑洞其之一

瑞金 这条街上那两个最靓的仔

有病一样的设定

雷安要素请注意

私设如山体滑坡

超级雷,比社会狮哥的小锤锤还雷

接受的话我们就开始

 

 

 

 

 

 

 

 

 

长空预警

 

 

 

 

 

 

正午的阳光一如既往的刺眼,热辣的温度使人嘴唇发干,街道上人影稀疏。地面上浮着薄薄的灰尘,偶有行人经过时被轻轻扬起。

身姿挺拔的青年走在街上,抬头挺胸目视前方,胳臂和腿摆动的一丝不苟,黑风衣下摆与手上拎着的黑色旅行袋一起,在走动中有节奏的晃着。银色的发丝在阳光下被晕上了柔软的光泽,而深紫色的眼眸却未被阳光眷顾,眼底一片寒意。

他锐利的眼神扫过街道上的一切,脸上孤傲的表情使他俨然像个巡视自己领地的国王。充满压迫力的气场似乎让温度也下降了一点。

突然,国王的眼神被一家店铺吸引了。那是个老旧的杂货铺,招牌下的棚顶像是好多年都没擦过,满是灰尘又摇摇欲坠。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他驻足凝视着那个可怜的老古董,意味不明地“啧”了一声,然后停下脚步,掉转方向,走入了这家店。

店内的摆设一如它的外表,从园丁用的草帽和园艺剪到电工用的电钻和扳手,然后是上面落满了灰的水管以及生了锈的电锯,货品全都乱糟糟的堆着,还有不少老古董级别的东西。店主没让他们进垃圾堆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这果然不是个正经的杂货店。

青年打量了一圈,原先心中的想法基本得到了证实,他转头看向收银台——那张老旧的,还用板砖垫了一只脚的桌子,以及后面坐着的人。

店主是个年轻的女孩,此刻正低头玩着手机,随着色彩各异的俄罗斯方块不停地变换着角度最后稳稳落下,女孩长舒了一口气,忽然,屏幕上出现了一片阴影。她抬起头,看向来人。

那是一个极清俊的青年,眉眼英气五官深邃,面部的线条硬朗而流畅。

女孩一下子红了脸,“那个……先生您有什么事情吗?”

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瑰丽得惊心动魄,即便此刻里面不带一丝感情,被这样一双眼睛凝视也足以使女孩心跳如擂鼓,她不敢直视青年的眼睛,只得将视线转移到那双薄的性感的唇上,双唇开开合合,清冷而又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这家店的棚违章了。”

“店内环境也很差。”

“建议你下周之前进行整改,文明城市的评比要开始了。”

 

城管格瑞,今天也在尽职尽责的工作着。

 

 

 

只是个不大的房间,厚厚的窗帘挡住了来自外界的光,而房间里并没有开灯,唯一的光源就是桌上的电脑屏幕,在一片昏暗中散着莹莹的蓝。映着旁边一堆乱糟糟的数据线和U盘,还有一个早就失去热度的泡面盒子。

少年坐在电脑前,双眉紧锁,湛蓝的眼睛目光灼灼,几乎要让屏幕穿出洞来:嘴唇不自觉地微微抿起,这使他平时永远洋溢着快活笑意的脸透出了少见的严肃;他的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跳动,动作优美流畅得仿佛指尖舞蹈,噼里啪啦的敲击声与少年的呼吸交织在一起,气氛说不出的紧张。

屏幕上的界面忽然一转,几个大大小小的窗口相继弹出,少年飞快地浏览完上面的内容,手指同步在键盘上敲击。终于,少年长出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拉开窗帘,阳光撞入怀中的感觉让他眯着眼大大的伸了个懒腰——保持长时间的小学生写作业坐姿让本来好动的他十分憋屈。

可这是工作需要啊。

回头再看了一眼屏幕来确认,少年欢呼了起来,绕着桌子小跑了一圈

“perfect!”

他哼着不成调的小曲晃出了房间,从空空的冰箱里拿出昨天的外卖,把它们丢进微波炉。随后走到客厅的镜子前,理了理自己乱翘的金发,把黑白双色的鸭舌帽稳稳地扣在了头上,冲镜中的自己比了个胜利的手势,露出大大的笑容,蓝色的眼睛澄澈如天空。

“很好,金,今天也会是充满五星好评的一天!”

某宝店主金,今天也依旧自信满满的工作着。

顺带一提,他主要卖U盘。 

 

 

 

 

 

现在的气氛真是太剑拔弩张了。

他们这一堆人穿着黑风衣堵在这家店门口,一个个面露不善气势汹汹,为首的棕发男性更是手拿两柄颜色各异的折叠伞,一脸大义凛然很有今天要与你不死不休的气势冲着对面穿着黑色无袖紧身衣拎着个大吉他的店老板

“雷狮!赶紧把你店门口的这些桌子椅子收回去!”棕发青年的绿眼睛里满是气愤,“马上就文明城市评比了你心里没点数吗?我已经提醒你多少次了!”

“这个月的第十六次,如果把刚刚的也算上。”不同于棕发青年的气恼,对面高出一个头的紫眼青年倒是好整以暇得很,气势上竟也没落下风。“检查团下个礼拜才到,我下礼拜再撤也没关系吧。”

“还是说——”他拉长了语调,“安迷修你暗恋我很久了才一直用这个话题来搭讪?”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先拒绝你了,像你这种恶心帅不是我的菜。”

“少自恋了你这恶党,在下对你不感兴趣。”安迷修强忍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雷狮的脑回路这么奇葩是怎么吸引到小姐姐的。“这里严格意义上是公家的地,你也没资格用吧。”

“你看我这里平时客人这么多,店里根本坐不完啊,我有什么办法。”雷狮一耸肩。

“好,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安迷修忽然露出笑容,转过身来,看向身后的人“今天就拜托各位了,麻烦把外面这些椅子桌子坐满。”

“坐不下的话,一人躺两三个也是可以的。”

“不能让他有生意做。”

“今天说什么也要让他把椅子撤回去!”

城管大队大队长安迷修,今天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机会来管理嚣张的不法摊贩雷狮。

似乎对自己的想法很是满意,他的一双如宝石般的眼睛里满是自豪。

也因此没有注意到属下的满头黑线和雷狮关爱智障的眼神。

 

 






太蠢了,格瑞想。

真是太蠢了。

虽然平时安迷修的行为就有些脱线,但这个主意无疑是傻透了。这一票大老爷们巡完街回来坐一有啤酒供应的烤串店前边,啥也不吃。

那这事的超现实程度比格瑞自己今晚在这里一见钟情某个人还高。

所以这不还是在给雷狮赚钱吗?说不定雷狮等下收钱的时候比平时笑的还欠。

但他还是什么都没说,随着众人一起坐下,喝起了刚才路过便利店顺便买的牛奶。

 

 




彼时金在愉快的吃鸡,对于楼下的动向一概不知。

等到他吃到鸡后心满意足地放下手机喝水时,才想起来他的快递。

准确的说,是当年快递放在雷狮那里自己忘拿结果被吃光的恐惧。

那可是限量版的特别口味薯片啊。

这次的是烧烤口味的饼干。

昨天到的货,金估计他们很有可能已经进了雷狮的五脏庙,但还是抱着一线希望戴上了帽子,转身下楼。

“所以说要不是我住在五楼,还真不想让雷狮帮我收快递啊。”

 

 

到了楼下,金才发现了不对劲。

一票穿黑风衣的男人整齐划一的坐在店门口,目光深沉地望向店内。

天啊雷狮是不是因为太嚣张惹到人了还是说他是什么黑手党大佬的儿子死活不肯回去继承家业什么的……

一瞬间金的脑内百转千回,脚倒是很自觉地向店内走去。

顿时,数道目光齐齐落到他身上,金略略回看,全都是那种想把他生吞活剥的吃人眼神。

他下意识地伸手挠了挠头,“那个……各位晚上好?”

一出口他就后悔了,这帮人不会真是什么黑道大佬吧。

现在跑路还来得及吗?

他又看了那一堆人,其中少数几个和他点了点头算是回应,坐在最前面的那个甚至冲他笑了一下,剩下的又往店里看去了。

看上去好像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可怕,金松了口气。

“那各位慢慢坐着,我进去一下……”

“不行!”坐在最前面的男性突然发声,音量过大把金都吓了一跳。

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棕发的青年站起身来,向金走去。

别别别大哥你回去有话咱们好好说。

“很抱歉可能打扰了您用餐,但是这里没有位置了,麻烦您去别家可以吗?”

出乎意料的,棕发青年语调十分温和,他脸上带着歉意的笑容,一瞬间金甚至把他当成了那种会路见不平一声吼的热心市民。

黑道大哥对我这么客气我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啊早知道就不管什么快递了雷狮为什么会和这些人扯上关系啊。

姐姐救我。

金现在紧张的要命,甚至感觉自己都有些站不稳了。

“小鬼你怎么才来啊,下次再这么慢我可就真把你零食吃掉了。”雷狮慢悠悠地从店里晃出来,瞥了一眼金。“现在又不冷你抖什么。”然后把手上的快递箱往金的方向一扔。

大哥你这啥情况啊不跑路你出来干嘛啊@#%¥@……

金的大脑一时短路,以至于快递箱飞来的时候毫无自觉,砰的一下脸被打得结结实实。手忙脚乱地想去捞住箱子也没成功,眼看他可爱的快递要与大地来个亲密接触时,

一只手接住了它。

“你的。”旁边的银发男性眼疾手快,拯救了这盒可怜的小饼干,伸手将它递给主人。

“哦……谢谢……”金后知后觉的接过快递箱。看了一眼刚刚见义勇为的黑道大佬。

真帅。

然后他就听到了面前这位帅哥肚子里的咕咕声。

所以说黑道大哥堵人都是事先不吃饭的吗?

金竭尽全力憋回自己的笑容,又像是给自己打气一般深呼吸了两下。

“先生你如果没吃饭的话这个就给你吧,里面是饼干。然后……祝你们有个愉快的晚上,再见!”

他迅速地把盒子塞进对方的怀里然后落荒而逃,一口气上了五楼,颤抖了半天终于打开家门之后迅速反锁。

妈呀活着真好。

金在暗自庆幸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雷狮被他扔在那里了。

不过从他那一脸轻松和他以前吹过的牛来看估计没啥大事。

还有,刚刚帮了他的那个银发黑道大哥,另一只手上似乎端着瓶牛奶。

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外在的一切粉饰伪装已悉数褪去,此刻美好无暇的内里暴露无遗,散发的出诱人香气扑面而来,在空气中迅速扩散,野蛮的占据意识的全部。

似乎全身上下所有的细胞都被吸引了一般,心灵深处空空的不适感越发强烈,使它们不由自主的叫嚣起来。

好空虚啊,好寂寞啊。

想要触及,想要拥有,想要与之连接起来,想要与之融为一体……

终于,格瑞伸出了手。

“咔嚓咔嚓”饼干被放入口中,肉香和孜然的混合使得口感十分美妙,一瞬间竟压住了那蠢蠢欲动的饥饿。

格瑞现在内心毫无波动……个鬼。

他敢拿自己的发型打赌,周围同事脸上的表情一定都很精彩。

刚刚的金发青年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向他们的眼神一言难尽,好像他们是群怪物一样。

穿黑风衣白衬衫的城管很奇怪吗?格瑞自己倒不这么觉得,他甚至认为这是安迷修对于制服而言的审美巅峰。

所以可能是对方的直男审美跟不上潮流吧。

不过在听到那尴尬的咕咕声后,很贴心的留下了食物,这使他留给格瑞的印象并不差。

人品挺不错,就是审美挫了点。

长得,还挺顺眼的。

很久以后,当格瑞回想起对金的第一印象时,不禁在心里小小的微笑了一下。坦率的说,金那天的形象实在不算好。头发窝的有些乱糟糟的,虽然眼神清澈明亮,可眼底有可见的黑眼圈,身上的衣服也皱巴巴的,脚上踩着一双人字拖。十足的熬夜小阿宅。

在这种情况下,眼光高如格瑞,能做出“长得挺顺眼”的评价,

怕是真的一见钟情了。

 

 

格瑞看着手里拆开的饼干盒子,里面的量并不少,在场的人大概每人能分到七八块。他看向同样饥肠辘辘却强忍着的安迷修,把盒子递过去。

于是最后演变成了一堆人在烤串店门口吃烧烤味饼干的场景。

雷狮看上去没有在意,只是看了看到处发饼干的安迷修,翘着二郎腿在店门口摆弄了几下吉他。

最后当安迷修看过来的时候,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转回了店里,原先坐着的地方留下了一个大塑料袋。

里面全是面包。

当晚的行动最终是不了了之。

(end?)

就算是沙雕也想要评论

救救孩子(瞎说八道)